麻婆豆腐

没电脑的我只能写写文了

普若塔格尼斯--地图?不存在的!

或许是有些事隐瞒着的吧。
但是我却彷佛安了心一样的睡了过去。
早上的时候没有闹钟没有阳光,六面空白的墙让人有种呆久了说不定会迷失自我的感觉。
房外响起了敲门声,我换好了衣服就开了门。
不出意料外的,是若站在门外,走廊的电灯跟晚上不一样,是明亮的白色。
「要吃早饭了,我先带你到大厅集合吧。」
说完转身就走,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想法,每一步都像是量过一样,也没有在意后面的人是否会跟上。
还真是...不知道该说是赌定了我一定会乖乖听话?这里毕竟是家医院,如果是其他脾气暴躁的病人说不定会闹起来吧。

到了大厅,有四个人坐在那里,每个人...都很『特殊』
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毕竟实在是太有特色的一群人
「那个有过动症女孩子是彩瑞欧思,那个有被害妄想症缩在角落的是阿福瑞德,无法控制情绪一直哭的是拉提丝,剩下的那个是泰安德,泰安德是你的主治医师,有事可以找他,他就在你隔壁的6号房。」
「剩下的人好像还没到,反正你之后会遇到的,地图先给你,要拿好千万别丢了,自由时间很重要,别太浪费时间在自己的房间」
说完就走,一惯的风格。
看了看手里的地图思考着要到哪里,毕竟是医院,应该是有很多的病房的想法在看到地图的瞬间破灭的干干净净。
一楼:1,2,3,4号病房
二楼:0,5,6,7号病房
三楼:大厅,厨房
四楼:不可入
这个地图....强无敌
撇开其他人的病房,就只剩下大厅跟厨房还有那个写着不可入的四楼了吧!?
四楼都写着不可入了,那不就只剩这一楼了吗?
看了看周围那几个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人,我选择去厨房









《嗯?地图?那种东西随便写写就好了吧,反正只要写上四楼不能进去就可以了。其他地方?我这么写就是为了以后------,探索别人的房间才是重点!》

qnmlgbdwy

脑洞小短篇,看到jj上没人写,就自己写了
渣文笔注意

不多说,音舞现在很不高兴
掉到异世界不说,tm穿的还是斗罗这本书。
身边掉了一把阴阳师里妖刀姬的刀,还好心的给我找了一个魂环……个鬼哦!
是玩了个阴阳师就要穿越吗?先不说我的妖刀姬是跟好友借的,就先说因为妖刀姬是个大jj的女孩子,我就要变成有大jj的女孩子吗?!
我就算是平胸我也是个女孩子的好吗?!
给魂环也给个有用的啊!给改版的被服?还60%?
那你好棒棒哦!老娘是妖刀又不是兵俑,给六星抵抗生命(0级)被服你也是屌。

心累的音舞还不知道有更厉害的在后面。
直到她60级拿到针女的时候简直痛哭流涕
一环六星抵抗生命被服
二环六星生命命中地藏
三环六星速度爆伤日女
四环六星防御攻击雪幽魂
五环六星爆击速度网切
六环六星攻击命中针女
音舞:mmp

团宠倚天剑!我唯一的阴属性。(我选择死亡)

自从玩了暖暖,我的审美观越来越可怕了。
就是不知道谁来背这口锅╮(╯▽╰)╭

换了游戏还是一样非洲😂😂😂

妈耶,梦间集居然不接受其他国家的手机号,我在国外还没亲戚在国内,我怎么玩啊

普若塔格尼斯2

作者是新手,本来想做成rpg可是电脑坏了。
写的一股rpg风格还请见谅。
熬夜修仙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智商?逻辑?不存在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才刚出门就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
门上方写着自己的病房号,然而奇怪的是,疑似是病例单的东西上写的是33,可是房门上写的却是7号。
看了看周围,这层楼只有四间病房,分别是7、6、5和0。
0?还在疑惑的时候,0号房突然打开了房门。
「你是7号病房的吧?晚上的时候不要出房间,这间医院的晚上可不是那么平静的,不想死的话就先乖乖回房。」
一个蛮高挑的女孩子走了出来,然而对她第一印象却是平均。
这么说可能很奇怪,但是有一种她的五官和身材甚至是头发的长度都像是被尺量过一样的标准。
不过很奇妙的并没有讨厌就是了
「没注意到是晚上呢,晚上很危险是指医院里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试探性的问了下,不知道是不是每间病房都跟我的一样还是只有我的病房才是特殊的……希望不是我想到那样是间【特殊】的医院。
「……算是吧,要把房门关好啊。」
「对了,我房间有时钟,每天早上我都会叫每间病房的人起来,所以你不用担心会错过早上的自由时间」
自由时间?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而且她说了有时钟,却没有提到外面或天空之类,难道这间医院没有窗户的吗?
「我知道了,那么我先回去了,不过你是能听得到开门声吗?我才刚出来没多久就被发现了呢。」
警告吗?还是在提醒什么呢……
「我在每个房门上都有装感应。」
「不过难得不是一见面就问我姓名呢,我叫若,其他的就等明天自由时间在和其他人自我介绍吧。」
讲完话就回去了呢,不过好像知道了一些消息,刚刚在柜子里找到了一只笔,就写在病例单背面吧。
感觉记忆有时候会缺失呢,得把重要的信息写起来才行。


【1.这家医院没有窗户,听若的说法似乎只有她的房间是有时钟的
2.我说没注意到是晚上,若似乎不奇怪,还跟我说她房里有时钟……我明明就没有说到的吧?是她对我的病房很了解还是每个人的房间都一样?
3.难得不是一见面就问她的姓名,是指我吗?确实一开始是想问的,但是直觉告诉我不问比较好……那她那种仿佛对我很了解的感觉。 
我可能入院一段时间了,大概其他病房的人也都认识我吧。
4.自由时间,很奇怪的说词,而且她出来后我就没有一开始那么不舒服了。
5.每个门上都有装感应?除了出门会被发现外,那个医院里有其他东西的说法也不反对,莫非是怕晚上的时候那些东西会跑进来吗? 】
大概就这样吧…也没分析出其他的消息,看来自己不是做相关行业的呢。












《测试了一下那些东西是会跑进房间的,得和若说一下,然后在每个病房都装上感应器比较安全XXXX年1月3日》

普若塔格尼斯

好奇怪。
………………
没有记忆、没有意识
不对,不是没有意识的,只是有什么没有办法控制。
是什么?
【身体。】
感觉被人附身一样,很讨厌。
只要挣脱了就可以……可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刚醒来就看到周围一片白色,压抑的白,不但无法放松反而更不舒服了,莫非我是在医院?
从床上起来就看到了不远处桌上的纸,毕竟在这种纯白里难得的有颜色的东西还是很显眼的。
就像是排斥一般,没有去看那叠纸,视线反而在其他东西上徘徊,直到确认了什么才缓缓的拿起了那叠纸。

房号:33
病患:海莱温(?)
病症:自闭症(?)
入院时间:??9?年?月27日
______________《以下记录不明》______________
就像是被谁阻止了一样看不清楚。
暂时……就自称为海莱温吧。
即使那不是我真正的名字……怎么看都不会像是我的名字,我明明就叫【-------】

……
刚刚,好像视线模糊了一下。
大概是白色看多了吧?
总之,还是先出去看看吧,毕竟记录不明还是挺让人在意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能出去探查了呢。










《这种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出去了就会有什么发生的样子……      ???5年?月13日》

仿佛身体被掏空🐶